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o's Pocket Space

Live like it's Heaven on the Earth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It is the tears of the earth that keep me smile in bloom.是大地的泪点,使我的微笑保持着青春不谢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再一次大学梦  

2007-09-05 01:04:11|  分类: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小时候, 常常听爸爸们提到大学本科毕业的学生有多么了不起,多么光宗耀祖.由于学习成绩总是很好,于是, 我小小年纪就经常在大人面前说:
    "我以后至少要读研究生!"
呵呵.其实是很可笑的.因为我真的不知道研究生是干什么的.只是当时问了哥哥们:
    "比本科生厉害的是什么人啊?"
然后我第一次听到研究生这个名词.很简单.我想爸爸妈妈开心,所以就那么轻易的许诺了.
 
    大三学期尾的时候,我终于再度考虑这个年少无知的诺言.只是,这时的我更加迷惘了.究竟研究生是什么?看着同学们为寻找一份理想的工作不停的应征,面试,笔试,还有不停的应酬,我觉得自己就像个局外人.
    一直以为大家做的东西,想的东西都差不多,所以不需要对未来考虑那么多,就珍惜现在就好.可是,我才发现, 每个同学都在筹谋着自己的未来,自己的人生.而我?忽然就像一片挂在树枝头,飘剩下的落叶.长期在家庭的羽翼下长大,凡事都不需要亲历亲为的感觉,于是,我对当时的自己十分不满.看着那些像蜜蜂般日夜忙碌的同学们,我就常常问自己:你到底想怎么样?可是答案总是无解.
 
    像是随流一般,我也跑去争取保研的名额.为什么说是随流?因为我并不像别的同学一样,他们是抱着目的去争取的.而我是在盲目而慌张的搜寻着自己的目标的时候,抱着试试的心理去的.甚至,我抱着一定会失败的心理去的.跨专业,而且没有准备... ...面试完后,我不像其他同学般担心,而是直接把这过程当曾经,就离开了.我想,那刻,我应该是没什么思想负担的.我觉得读不了研就直接去工作!跟同学们一样.这样...我就好像还是跟他们在一起.我不是一个人的... ...
    然而,在我抱着必死而轻松的心态在街上流离往返的时候,老师的一通电话又给予了我很复杂的思想.她问我愿不愿意接受保送外校的名额?当时我真的一下子懵了.机会明明已经跟我擦肩而过,竟然还是回头找我来了.我觉得世界真的很奇妙.上面有个主!在我迷茫的时候给了我一盏微弱的灯.它给了我一个方向.在我放弃的时候,它仿佛对我说:"你要争取!"似乎我的童言在一步步实现.经过一段时间的奔波劳碌,我终于被录取了... ...
 
    也是在今年,我才开始真正的审视我自己.怎么说才好?我觉得自己像一颗沙子,但是绝对要是一颗能成为珍珠的沙子.我觉得自己又像是一块石头,但是绝对要是能雕琢成璞玉的石头.或许是我成长的比其他同学们慢吧.所以上天要求我重新成长一次!
    我还有三年的大学生涯,比其他读研的同学更长一年.似乎,我这个人总是需要比其他人更多的时间. 呵呵.我常常在深夜失眠.不为别的,就是因为我需要在陌生的学校再次度过几年的大学生活.我对我充满n个可能性的未来感到无比的兴奋.
    然而,我怕寂寞,所以,我也有许许多多的忧虑.我不知道能否在新环境认识更好的好朋友...能否真的有所获得,而且对社会有所贡献...能否真正让家人放下心...
 
    凡事都有很多个思考角度.我十分喜欢平面,然而,接触空间的概念以来.我不能单纯的去看一个平面,它让我多了太多太多的审视角度.有点惶恐,有点迷茫.然而.始终是件好事.  
    扯远点.正如那些苦苦相恋的人们.矢志不渝的呆在一个人的身边,有时候只有一种结果.那就是痛苦.可是离开了这个人,就会有一万种可能的结果......
 
我要去寻找我未在大学获得的一万种可能...我要再一次经历大学...再一次体验那个梦...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